<acronym id="6kimw"><center id="6kimw"></center></acronym>
<rt id="6kimw"></rt>
<sup id="6kimw"></sup>
<rt id="6kimw"></rt>
<tr id="6kimw"><small id="6kimw"></small></tr><rt id="6kimw"><center id="6kimw"></center></rt>
當前位置 : 首頁 》新聞咨詢訊 》公司動態
“十四五”規劃專欄 | 城投“十四五”投融資形勢研判和戰略思考
閱讀數:1827

 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但“十四五”謀劃之年也如期而至。疫情并不會阻礙我們對于城投“十四五”的研究和部署,反而會促進我們在這方面的投入和分享。自2月起,南京卓遠將在一季度推出18篇城投“十四五”規劃專欄文章,為全國城投人奉上知識大餐,共啟“十四五”輝煌愿景。

(注:文中所指的城投,屬廣義范疇,包含各類政府平臺公司)

投的重要職能之一就是投融資,其發展受到財稅、金融等政策和外部環境的影響,所以思考城投“十四五”期間的發展戰略,一個重要課題就是對未來五年的投融資形勢進行研判,外觀大勢、內謀全局,才能做出準確的戰略定位與選擇。本文通過分析“十四五”期間投融資環境的變化和影響,提出城投戰略布局的三個轉變和相應建議,探討城投的未來發展規劃。

 

一、城投“十四五”期間面臨的投資形勢

 

1、投融資體制及財稅改革的影響

以城投為代表的各類融資平臺公司的誕生,根源在于地方政府財權與事權的不匹配,在地方政府謀求發展的強烈愿望下,資金缺口導致的融資需求,使城投充當了一定意義上“準地方債”的角色。在過去快速城鎮化過程中,基礎設施建設缺乏有效的資金籌措渠道,各地紛紛成立融資平臺公司,主要承擔融資職能,這仍是很多城投現在的第一要務。但要看到,最近幾年這一背景發生了重大變化,一是自2014年以來發布的國發18號文、43號文等,切斷了融資平臺的政府融資職能,逐步確立其市場化投融資主體和國有企業法人主體的地位,從資金、人員上逐步實現政企分離;二是預算法修改,確立了以政府債券(包括一般債券和專項債)為主體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開明渠、堵暗道,嚴格管控政府隱性債務,建立真正的地方債體系。

“十四五”期間,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和財稅改革料將加速。從地方政府的資金來源端看,其主要自于稅收、土地出讓、地方債、國有資本經營收益幾個渠道。未來五年,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財政關系將逐步建立,地方稅體系逐步健全,土地出讓比過去將穩中有降,地方債中一般債券逐步達到限額,專項債仍有發力空間,國有資本經營收益目前來看比例較小。從地方政府資金需求端看,《政府投資條例》明確了政府投資資金方向,重點投向不能有效配置資源的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領域,以非經營性項目為主,進行直接投資,少量經營性項目可以資本金等方式參與,建立嚴格統一、公開透明的全國項目庫,從項目源頭上減少地方政府融資沖動。

我們預判上述情況對城投的影響主要有兩點,一是從底層邏輯上產生深刻影響,政府投融資的資金端穩步增加,需求端管控,資金缺口逐步收窄,頂層設計沒那么快一步到位但已在路上,有很強的信號作用,促使城投職能和價值發生變化,投融資工作的戰略方向從“融資端”向“投資端”轉變;二是項目投融資模式重構,運作方式轉變,都致使需要調整投融資工作的重點。

2、金融環境影響

首先,預判未來五年面臨的仍是嚴監管的金融環境。一是規范間接融資,鼓勵債權市場直接融資,城投的區域分化和信用分化將越來越明顯,資源不斷向優質城投傾斜;二是資管新規全面實施后,在打破剛兌、規范資金池、減少通道業務的監管思路下,城投“非標”融資受限,部分地區城投“非標”產品發生風險情況將會增多,再融資的壓力加大;三是政信類業務的門檻相應提高,且風險關注點也從此前的“隱形兜底”逐步走向對城投主體信用的審視,不僅關注地方政府支持,更加注重城投自身信用品質。因此,提升信用等級和增加直接融資比重,是“十四五”期間城投的重點。

其次,資本市場改革,利好城投的權益性融資,布局資本市場是城投“十四五”期間的新方向。2019年證監會“深改12條”發布,標志著資本市場改革再起航,注冊制的推進、創業板和新三板改革、區域性股權市場創新、再融資新規落地、產品創新等一系列變化,為城投參與資本市場提供了廣闊空間。

 

二、新形勢下城投投融資戰略三大轉變

 

1、戰略方向轉變

隨著投融資形勢的變化,城投戰略方向從“融資端”向“投資端”轉變(如圖1),職能定位轉變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過去投資項目來自外部,政府確定項目和融資需求,城投主要在融資端發力,下一階段城投的指令性項目減少,自主性項目增加,市場化水平提升,轉向投資驅動的內生式發展。

△ 圖1:城投“融資端”向“投資端”的戰略轉變

來源:南京卓遠

 

 

從投資方向上看,城投要結合所在區域的城市發展水平,確定投資領域,具體可以參照南京卓遠“城市發展三階段”的劃分模型(如圖2)。根據城市和區域產業發展要求,既考慮投資的收益性,又要考慮一定的公益性和帶動性,做好項目全生命周期的謀劃,這是向投資端轉型的難點所在。自主性項目投資是下一階段的重點,權益性投資是新的方向。

△圖2:城市發展三階段劃分

來源:南京卓遠

 

 

2、運作模式轉變

投資端上,一是政府投資項目庫里的指令性項目,《政府投資條例》要求企業不得墊資建設,不允許為該類項目融資,主要以代建和施工方式承接,城投以往的很多運作方式未來政策上不再可行;二是自主性項目的增加,要求城投加強對這類項目的專業化運作能力,對于此次疫情暴露出的城市公共服務領域的短板,也是城投“補短板”的方向,另外,股權投資、并購重組和產業基金等方面將會出現快速發展,城投需要進行提前布局和儲備;三是政府項目庫以外的指令性項目,需要進行模式創新、機制創新,對城投項目運作中的創新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融資端上,著力優化融資結構,增加直接融資比重,提升信用等級,減少期限錯配,增強投融資運作能力。調結構,降成本,減少“1對1”模式的銀行貸款及間接融資比重,提高“1對N”模式的企業債、公司債、中期票據、資產證券化等直接融資比重,開展權益性融資,不斷豐富融資渠道。通過財務和業務兩方面,提升公司信用等級,獲得資本市場認可。(注:關于城投公司信用等級提升,請關注“南京卓遠”公眾號后續文章《城投主體信用提升全攻略》)。

 

3、管理方式轉變

為配合以上戰略方向和運作模式的轉變,城投管理方式也要進行轉變。首先,地方政府需要對城投從“管資產”向“管資本”轉變,按照地方政府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定位,梳理城投與政府的關系及管理權限(注:關于城投和政府管理權限的劃分,請關注“南京卓遠”公眾號后續文章《政府和城投公司三大關系梳理》),優化公司治理結構,加強董事會建設,推進科學決策;其次,為實現戰略轉型的落地,提升投融資工作要求,城投需要實現人力資源管理的轉變,改變政府部門化或事業單位化人力資源管理方式,解決人才發展中的束縛和問題,引入和培養一批金融、產業、法律等各方面的專業人才,并建立配套的薪酬、考核體系,優秀的團隊是企業戰略轉型的重要保障之一。

 

好吊妞国产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好吊妞欧美视频免费高清,好多水好硬好紧好爽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