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6kimw"><center id="6kimw"></center></acronym>
<rt id="6kimw"></rt>
<sup id="6kimw"></sup>
<rt id="6kimw"></rt>
<tr id="6kimw"><small id="6kimw"></small></tr><rt id="6kimw"><center id="6kimw"></center></rt>
當前位置 : 首頁 》新聞咨詢訊 》行業資訊
回顧2021年地方債:供給高峰后移,市場化定價水平提升
閱讀數:95

新華財經北京1月4日電(王菁)隨著2021年最后一筆地方債——深圳市2年期一般債和7年期交通基礎設施專項債招標結束,地方債2021年發行在12月31日正式收官。據新華財經統計,當年全國共發行74826億元地方債,包括新增債43447億元和再融資券31189億元,按類型劃分,一般債和專項債分別發行25497億元和49139億元。

 

 

過去的一年,地方債市場表現平穩,做為財政政策重要支持手段,地方債發力效果因專項債供給高峰后移而略顯滯后,不過年中之后的中標利率陸續打破隱形下限,推動各地市場化招標進程。由于還在財政部的“提前批”三年政策期限內,12月初已下達2022年的提前批次新增債額度,為日后財政發力“前置”做好準備。

 

 

年內共發行地方債74826億元 月度供給高峰在8月

 

 

經全國人大批準,2021年預算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44700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限額8200億元,專項債務限額36500億元。經國務院批準,財政部已下達2021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42676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限額8000億元,專項債務限額34676億元。

 

 

據新華財經統計,2021年全國共發行74826億元地方債,包括新增債43447億元和再融資券31189億元,按類型劃分,一般債和專項債分別發行25497億元和49139億元。從月度數據來看,當年供給高峰在8月,達到8797億元,不過4-10月期間的供給量普遍偏高,而年內發行低位在2月,僅557億元。

 

 

從發行地區看,37個省區市(含計劃單列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中,廣東、山東和江蘇的發行量居前三,分別為6151.76億元、5015.68億元和3701.85億元。

 

 

從目前已披露的發行計劃來看,有14個地區計劃發行2022年新增地方債,一季度目前共計將發行5565億元新增地方債和1101億元再融資債,其中1月新增債將發行2049億元。

 

 

定價日趨合理:后半年中標利率頻繁打破隱形下限

 

 

自2021年6月以來,地方債一級發行利率狀況有所分化,多期地方債與國債利差打破此前+25bp的隱形下限。廣東省率先開始,當時地方債發行利差縮至15bp,隨后浙江、江蘇和北京等多地區陸續有多次中標利率與國債利差收窄至15-24bp不等。

 

 

不過,也有部分個券利差出現上浮,比如年中的寧夏發行26億元一般債、黑龍江發行的123億元支持中小銀行發展專項債等等,利率一度上浮45bp。

 

 

業內人士表示,此前地方債發行存在部分不合理現象,資質較差的地方債二級市場價格遠低于一級市場,以銀行為主體的承銷團成員大量貼錢保發行的現象較為普遍。2021年后半年以來,多地逐步實踐市場化定價發行,地方債利率隱性下限或將逐漸淡出,未來定價將更合理地反映地區差異。目前,市場化程度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華泰固收觀點稱,在欠配壓力下,未來地方債發行利差壓縮是大勢所趨,對市場的影響則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地域間利差水平面臨重估,不同資質地方債價格會出現分化,背后主要不是信用差異,更多是當地金融資源、地方債流動性等差異。二是有助于理順國債和地方債、一級和二級價格體系,地方債流動性將有所改善。三是政金債作為流動性更好,資本占用更少的利率品種,性價比略有提高。

 

 

此前幾年,為配合地方債集中加快發行,監管層曾要求地方債承銷商投標利率較相同期限國債前五日均值至少上浮40bp;在債市低迷階段,對弱區域地方債,銀行為主體的承銷團成員存在“倒貼”保發行的現象。另一邊則是資質較好的地方債需求爆棚,但卻要承擔更高的融資成本,同時部分機構會通過利差進行一二級套利。

 

 

2019年初,在大量新債供給投入市場,融資壓力不斷上升的背景下,地方債發行利率與同期限國債收益率之間利差逐漸回落并穩定在25bp的隱性下限。保護性利差發揮出提高地方政府債投資價值、提振其一級市場認購需求的作用,但也給部分地方政府增加了額外的融資成本。發行利率上浮平常與地方債務率、地方銀行的配置力度相關。

 

 

2020年11月,財政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工作的意見》(財庫〔2020〕36號),鼓勵具備條件的地區參考地方債收益率曲線合理設定投標區間,不斷提升地方債發行市場化水平,杜絕行政干預和窗口指導,促進地方債發行利率合理反映地區差異和項目差異。

 

 

2021年4月28日,財政部國庫司副主任許京花表示,今年財政部進一步優化地方債發行定價機制,鼓勵具備條件的地區參考地方債收益率曲線合理設定投標區間,不斷提升發行市場化水平;積極推進地方債收益率曲線建設,強化曲線定價基準功能。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對新華財經表示,地方債中標利率較國債上浮區間有所收窄,體現為流動性寬松度提高,對于地方債來說,發行壓力將有所減輕,對于地方債績效考核方面,地方債成本會有所降低,從而提高各地地方債發行效率。

 

 

提前批次新增額度下達 助力財政效果“前置”

 

 

財政部2021年12月初已提前下達了2022年新增專項債限額1.46萬億元,重點用于交通、能源、農林水利、生態環保、社會事業、城鄉冷鏈物流基礎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國家重大戰略項目、保障性安居工程九大方向。目前,各地正在開展前期準備工作,待各省區市人大批準后,立刻進行債券發行,有部分省份已經披露了明年的第一批新債發行計劃。

 

 

據了解,很多省份已建立制度,對專項債資金使用進行持續監管,還通過多種方式提升資金使用效率。相比2021年,2022年專項債的發行進度明顯提前、加快,重點投向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助力穩增長目標實現。

 

 

據新華財經不完全統計,2022年約有2.7萬億元地方政府債券到期,其中有2.2萬億元在6月及以后到期,因此,預計再融資債券發行將主要集中在下半年,為均衡市場供給,同時跨周期調節需求,新增專項債券發行節奏預計將前置。

 

 

正如最新召開的全國財政工作視頻會議對2022年的工作作出的部署,強調要發揮財政穩投資、促銷費的作用,管好、用好專項債券資金,拉動有效投資。

 

 

同時,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也表示,2021年四季度發行的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相當大一部分將在2021年底2022年初使用,這將與2022年發行的專項債券形成疊加效應;振作工業經濟運行、減稅降費、金融支持中小微企業等政策已經陸續出臺實施,也將在2021年底至2022年發揮作用。這些都充分體現了跨周期調節的要求。

 

 

寧吉喆還表示,除了要推動財政、貨幣、就業政策和產業、投資、消費、社會、環保、區域等政策形成系統集成效應,同時,還要做好政策出臺前對經濟發展的影響評估,及時出臺有利于穩定經濟運行的政策、有利于激活力增動力的改革舉措,慎重出臺具有收縮效應的政策,以穩定市場預期、提振發展信心。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首席FICC分析師明明對新華財經表示,財政政策定調明顯比2020年更加積極。2020年的提法是“保持適度支出強度”,“抓實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工作”,而2021年的提法變為“保證財政支出強度,加快支出進度”,“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和“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因此,不論是一般公共預算還是政府性基金,2022年大概率都會由收縮轉為擴張。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王正國表示,2022年年初財政發力穩增長的節奏或將更加靠前,一季度內財政支出、政府債融資以及基建增速可能都有所加快。

 

 

盤和林觀點也指出,2022年財政發力前置,將繼續推動新基建的發展,主要是圍繞新經濟、數字經濟展開基礎設施建設,推動新經濟發展,推動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產生。而地方債對基建的支持作用在春節之后會顯現,當然,首先是全國范圍內新冠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因為疫情對于基建開展有影響。

 

 

關于地方增量資金投入基建領域等問題,國元證券宏觀經濟首席分析師楊為敩表示,2022年政策準備發力基建投資,該領域需要有明顯的起色,不過目前基建有動力也有阻力,其中新基建前景廣闊,而傳統基建領域仍缺乏好的項目。對于地方政府而言,專項債“開前門”效應提升,但化解隱性存量債務“后門”關緊,對于地方資金的增量幅度,以及投入基建領域的規模大小仍待考量。

 

 

國金證券總量研究中心首席經濟學家趙偉表示:“四季度集中發行的這些專項債,真正落到項目上、形成實物工作量,預計或有相當一部分要到2022年初,恰好也可以部分對沖‘需求收縮’。”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來源:新華財經】

 

原文鏈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21081942361326550&wfr=spider&for=pc

好吊妞国产欧美日韩免费观看,好吊妞欧美视频免费高清,好多水好硬好紧好爽视频